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民间赡养协议效力的认定
作者:(作者:勉县人民法院 郭小欣)  发布时间:2013-08-26 15:08:55 打印 字号: | |
  民间赡养协议效力的认定

        

  案情

    原告庄*英与其夫陈**婚后共生育二子陈森*、陈林*,即本案二被告,现均已成家另居。1994年12月,因原告夫妇年事已高,体弱多病,在户族人员参与下,双方协商订立书面协议确定:长子陈森*负责其父陈**的活养死葬,次子陈林*负责庄*英的活养死葬,随后双方均按协议履行。2009年11月陈**因病去世。2010年正月原告与被告陈林*发生纠纷后离家出走,在勉县定军山爱心敬老院干活维持生活。原告离家后二被告未再对其尽赡养义务。现在原告体弱多病,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固定住所。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决二被告履行赡养义务。

    

    分歧:

    对本案二被告与原告在族人参与下达成的赡养协议,在其中一个被赡养人死亡后是否还继续具有效力,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根据我国民法通则及婚姻法相关规定,该协议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具有民事合同性质,且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当事人应该按照协议约定继续履行相应赡养义务。即被告陈林*应按协议独自一人对其母履行赡养义务,陈森*不再对其母尽义务。第二种意见认为,订立该协议的目的是为了合理妥善解决原告及其夫的赡养问题,在原告及其夫生前,是合法有效的,二被告已经实际履行。但在其中一个被赡养人死亡后,客观情况已经发生改变,原来的协议存在的条件已不存在,该协议即不再具有相应约束力即不再有效力。对原告的赡养问题,应按二被告的实际履行能力重新确定。

    

    结论:

    法院经审理按照第二种意见判决由陈林*对其母尽主要赡养义务,被告陈森*对其母尽百分之三十的赡养义务。现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解析:

   当前我国农村有些地方,特别是多子女家庭,在父母年老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时,经常发生子女间协议各自对父或母尽赡养义务的情形,实践中也发生了很多纠纷。笔者认为有必要对此从法律上予以分析。笔者认为应按第二种原则处理该类纠纷。理由如下:1.二被告均对其父母具有法定的赡养义务。我国婚姻法第21条已有明确规定。2.双方在族人参与下所订立的赡养协议,其性质仅仅是二被告履行赡养义务的方式发生改变,并非因此免除或消灭任一被告对其父或母的法定赡养义务。举例说明,比如二被告的父母每人每月需要生活费400元,二被告即应每月分别给其父母各200元,二被告每人每月实际支出赡养费400元。只是为了便于实际生活及执行,双方才订立了对其父母的赡养协议,本质上二被告均在按其义务份额对其父母履行义务。在被告母父活着时,当然是有效的。3.在被告之父死亡后,当时订立赡养协议的基本条件已经发生改变,如果继续按协议履行,客观上会直接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可能会导致原告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而且,二被告对其母的法定赡养义务自始存在,不能因协议而免除或终止另一被告对其母的赡养义务。因为,一个被告在对父履行扶养义务的同时,另一被告也同时在赡养其母,二被告所尽义务是对等的,并无本质差异。故对其父尽了赡养义务的被告基于协议主张不应再对其母尽法定的赡养义务,明显有违法律规定,也不利于切实保护被赡养人的合法权益,亦有失公平。故双方所订立的赡养协议在被告之父死亡后即不再具有法律效力。对原告的赡养问题,应按照当地实际生活水平,结合二被告的实际经济状况,重新确定二被告对其母即原告的赡养义务。

   
来源:原创
责任编辑:王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