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罪名转化后,谁是主犯?
作者:勉县法院 赵亮  发布时间:2013-03-19 10:38:51 打印 字号: | |
  【案件索引】

  陕西省勉县人民法院(2013)勉刑初字第00003号刑事判决书

  【简要案情】

  公诉机关:勉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黄某(因系未成年人故隐去全名,下同)

  被告人:郭某

  被告人:李某

  被告人:毛某

  被告人:王某

  2012年3月12日晚,黄某与同村李某、王某等商议去附近陕钢工地盗窃钢材卖钱,期间,毛某打电话给黄某,黄某便让毛某、郭某、潘某(另案处理)一起来。次日凌晨1时许,五被告人与潘某在勉县定军山镇毛堡村会合并后,黄某与李某先盗窃了两辆人力三轮车作为运输工具,其后该黄安排毛、郭、潘一组,其余人一组,共同窜至陕钢工地实施盗窃行为,期间被工地看管员田孟勋发现,黄某等人便从地上捡起土块和钢筋将田孟勋围住,李某对田说:“我们今天晚上来拿点东西,你看可以吧?”田没回答,李某又说:“你可以回去睡觉了。”田孟勋害怕挨打便进了值班室。黄某等人继续将工地上的钢筋和连接板往三轮车上装。田孟勋怕材料丢失准备制止,郭某持钢筋威胁田说:“你敢出来,打死你!”田再次回到值班室。郭、毛、潘与黄、李、王分别用两辆三轮车将工地上的钢筋和连接板先后运到废品收购站变卖。

  【争议焦点】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由盗窃转化为抢劫的案件,在审理过程中,控辩双方对于犯罪事实及指控的罪名均无分歧,对于本案是一起由盗窃转化的抢劫案件,且是一起共同犯罪案件也没有争议,但对本案是否区分主从犯?如何区分主、从犯产 生了分歧。控方认为被告人黄成是该案的组织者,应认定为主犯。但黄成及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黄成虽在实施盗窃行为的过程中系主犯,但在之后转化为抢劫的行为中并无组织领导的行为,故不再是主犯。一人组织策划多人前去盗窃,在实施盗窃过程中又转化为抢劫,那么,盗窃的主犯理所当然便是抢劫的主犯吗?

  【评析】

  我国刑法中关于主犯的规定在第二十六条,其第一款规定: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因此,确定一名被告人在一起共同犯罪中是否为主犯,首先应当判定相关涉案人员是否构成犯罪集团。若为犯罪集团,则其组织、领导者是主犯;若不为犯罪集团,则为普通的共同犯罪,那么主犯应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人。

  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对于犯罪集团的界定进行了规定: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本案中各被告人均为本地人,且是未成年人,产生盗窃犯意也是在没钱上网时偶发,并不是惯偷,且各被告人亦是临时凑在一起的,并非固定的犯罪组织,所以不应确定为犯罪集团。反观刑法第二十五条中关于共同犯罪概念的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综上可知本案的情形更符合刑法中关于共同犯罪的规定,合议庭经评议后认为,控方观点符合法律规定,应当认定为共同犯罪。

  既然确定为共同犯罪,则本案第一被告人黄某是否为本案的主犯,就要看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大小。

  被告人黄某在盗窃行为中是组织者且对各被告人进行了具体分工,系盗窃行为中的主犯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控辩双方亦均无异议。但是否能够因此就认定被告人黄成亦为抢劫事实中的主犯呢?笔者认为这一观点不妥。因为,黄某与其他被告人在作案前仅是商量去盗窃,在盗窃作案过程中被工地看管员发现,各被告人见看管员仅一人,便一起上前将看管员围住进行威胁,并无确实证据证实这一行为系黄成指使所为的,反而是各被告人共同形成合意对看管员进行威胁,此时案件性质转化为抢劫已经超出各被告人作案前的犯罪故意,对此,黄成并不能预见,在具体实施犯罪过程中,黄成也没有做出具体安排,故在之后转化成抢劫的行为中,不能认定黄成也起了主要作用。综上分析,本案被告人黄某不能认定为抢劫案的主犯。目前该判决已经生效。
责任编辑:勉县法院 赵亮